学习生活网
  现在位置:学习生活网 →  交流研讨  → 生活交流 → 生活杂谈 → 解读《诗经》: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精言妙语: 【成语】轻诺寡信【拼音】qīngnuòguǎxìn【释义】轻:轻易;轻率;诺:许诺、应允;寡:少。轻易答应人家求的;一定很少守信用。 【出处】先秦 李耳《老子... 更多成语->
     版主: qm1zm  [精华]  [事件]  [管理]
本主题回复0贴,分页: [1]
 主题:解读《诗经》: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向版主报告本内容   显示适合打印的页面   将本页推荐给我的好友   将本页加入收藏夹   刷新本页  
sdgg女士,离线了
  
  等级:注册用户 中尉
  发言:59
  积分:606
  学币:1
查看 sdgg 的详细信息 将 sdgg 加为我的好友 给 sdgg 发短信 给 sdgg 发邮件 sdgg 的QQ是:0 编辑这个内容 引用并回复这个贴子 回复这个内容 1
 解读《诗经》: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第一篇:将私奔进行到底

  《王风?大车》

  原文:

  大车槛槛,毳衣如菼。岂不尔思?畏子不敢。 
  大车啍啍,毳衣如璊,岂不尔思?畏子不奔。 
  榖则异室,死则同穴。谓予不信,有如噭日!

  今译:

  大夫的牛车在路上发出槛槛的声响,他身着青白色的衣裳,宛如那初生的芦苇一般光鲜亮丽。难道我不思念你吗?怕只怕你不敢和我相好罢了。
  大夫的牛车在路上缓缓而来,他身着红玉色的衣衫,宛如大红的玉石一般光彩夺目。难道我不思念你吗?怕只怕你不敢与我一起私奔罢了。
  活着我们虽然不能同居一室,但死后我们一定要埋在一起。如若你不相信我所说的,那么就让这朗朗的青天白日为证!

  这是远古的誓言,是一位女子对情人的深情告白,这样的女子是执着而热烈的,对爱情的执着,对自由生活的热烈追求,信誓旦旦,生不同寝死同穴。这样的言语,即便是放在开放的今天,都会显得震撼人心。只是相比较于浮华的现在社会而言,先民们的这种告白显得单纯而炙热,有着某种无可挑剔的质感。

  其实说单纯也不尽然,这位发誓的女子,其内心深处也是有着某种世俗的追求。从原文来看,这位男子该是一位有身份的大夫,否则何来坐牛车的资格?牛车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先民时期,可是一件很拉风的交通工具,绝不亚于今日的宝马奔驰了;再者,这位男子相貌堂堂、风姿绰约,这就不得不让那些女子们仰慕了。宛如今天的女子仰慕“高帅富”一般。当然,我们也不排除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可能,但男子的高贵身份是摆在那里的。

  这样的一位男子,开着一辆宝马潇洒走过,让这位女子心花怒放当在情理之中,谁知不曾想这位女子竟敢大胆地表达自己的爱慕与追求,这就不得不让现在的女子们瞠目结舌了。换着当下的女子,矜持的一般也就多望几眼,有心计者或许会上前搭讪几句,试图将其俘获,但要说到像这位女子一样立誓,怕是不会的。有羞耻心在牵绊着你,有世俗的舆论在束缚着你,也许还有那不堪的后果在等待着你。

  这样说来,先民的女子就无所顾忌了,大胆而热烈,率性而真挚,因为那束缚女性的封建礼教还尚未产生,那牵绊女子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尚不牢固。先民们那淳朴的生活场景一下子就展现在我们的面前了,敢爱敢恨,敢想敢做,简单,明了,没有那么多的拐弯抹角,也没有含蓄委婉的表达方式。

  这样的解读固然使我们对这位女子的初衷产生了怀疑,到底她是看上了男子的身份呢还是他这个人本身呢?

  在笔者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因为一位女子看上某个男子,无论是出于这个人的品质也好,还是出于这个人的社会地位也罢,总之,她都会表现出一种无比仰慕的神态,在这里,这位女子显然是仰慕他的。

  这位女子的出身或许卑微,或许长得不是那么美丽动人,但她仍义无反顾地追求着自己的爱情生活。因为在爱情里,从来没有值得不值得的,也没有般配不般配的,这只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
  《越人歌》里就有这样的一位女子: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

  相传当年楚国的王子泛舟于湖上,让那位打桨的越女爱慕上了,越女心动不已,便用越语唱了这支歌。王子听其音甚美,便让人用楚语译了出来,这便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了:

  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啊!我驾着小舟在湖上漂。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啊!我竟然能与王子同舟。承蒙您看得起,不因为我是一名泛舟的女子而嫌弃我。我心烦意乱,心跳加速,不能自己,只因为我居然看见了王子你。山上有树木,树上有树枝,这树木尚且有“知”,可是我是如此地喜欢您,而您却不知道。

  试问,哪位女子心目中没有一位白马王子呢?哪位女子心中不渴望成为那个灰姑娘呢?尽管地位有差别,但这丝毫不影响爱情,甚至会滋生爱情。

  可是大凡美好而伟大的爱情总是两个人的事情。显然,《大车》中的这位男子陷入了挣扎状态,他在思索,他在权衡。当女子说出第一句时,他必然是高兴的;而谈及私奔时,男子有些许恐慌了,犹豫不决;女子见男子如此缺乏决断,就指天立誓,说出那样让人感动的话来。

  显然,男子在面对婚姻时总是显得很谨慎,他会考虑值不值得的问题;而女子则不然,她们在面对爱情来临时会显得盲目而单纯,她会全身心地投入,哪怕是飞蛾扑火,她也在所不惜。
  这让笔者想起了《汉乐府?上邪》中的女子——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又是一则让人震撼的誓言。
  恋爱中的女子往往是痴情的,甚至是“智障”的,至于后果如何,根本就不在她们的考量范围之内。
  唐朝的步非烟便是一例。

  步非烟本是一位官吏的侍妾,因丈夫忙于公务,无暇陪伴她,故心情荒芜,生活了无生趣。这时,邻家男子赵象见步非烟生得美艳动人,心生情愫,便以情诗来挑逗她,这一来二去之间,两人便日久生情了,暗结了私情。
  然而到最后事情还是暴露了,面对丈夫的质问与责打,刚烈的步非烟平静如水,死活不愿将实情和盘托出,只淡淡且坚决地说:“生得相亲,死亦何恨。”最后竟被丈夫活活给打死了。
  而她的那位“情郎“早已鞋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从世俗的眼光来看,步非烟为这样的男子而死,实在是太不值得了。可是很多时候,爱情中的女子就是这样盲目,甚至是不可理喻,她根本就没有考虑值不值得的问题,她只要愿意就好。

  唐朝时的崔莺莺也是这样,她没有经受住元稹的情诗挑逗,与他翻墙幽会了,元稹在当时也是信誓旦旦的,说了一堆海誓山盟。只是转眼之间,元大才子赴京赶考了,崔莺莺相信了他的鬼话,竟在苦苦等候,可等来的却是元稹已成了别人家的乘龙快婿。后来元稹非但没有为这种薄情的行为感到悔恨,反而还诋毁人家崔莺莺,说她是害人的尤物,亏得自己及早抽身。
  崔莺莺后来有没有后悔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她在爱情来临时的无畏付出,以及那飞蛾扑火般的所为。

  笔者的家乡在农村,曾几何时,也曾上演过几场轰轰烈烈的私奔故事,女子的父母起先都是不承认女儿的恋爱,至于谈婚论嫁,更是不可能了。受社会自由风气的影响,这对男女便一同结伴,私奔去了,任凭自己的父母在男方家中百般索要。
  一年半载之后,私奔的女儿多半会挺着个大肚子回来,那时,父母的气也该消了,既然生米已煮成了爆米花,他们又能拿自己的女儿怎么样呢?该承认还得承认。至于婚后是否真是那么幸福,怕也只有女儿自己知道了!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私奔故事当属卓文君了,司马相如的一曲《凤求凰》弹下来,卓文君的心便坚定无比,不顾夜色的黑暗阴森,竟与他司马相如连夜私奔。

  爱过便不后悔,爱过便是永恒,这几乎成了恋爱中女子的共同誓言。
  相对这些轰轰烈烈的私奔女子而言,理性的女子似乎就不大认可了,她们总能将爱情分析得无比透彻,似乎都看清了男子们的伎俩阴谋,如此一来,成为“剩女”那简直就是一定的了。
  爱情与理性也许永远不在一个空间内。

  让我们再回到这首诗本身,这首诗本是一首简单明了的情诗,可那些个道学家们却偏偏曲解它。

  朱熹是这样解读的:他认为“我不是不想念你,而是我惧怕‘子’的管束而已,畏子不敢嘛!显然,在这里,朱熹将“男子”与畏子不敢的“子”曲解成了两个人。我不是不思念你,只是我惧怕官大人的刑法罢了。

  朱老夫子不愧为理学家,时刻都在维护着封建礼教,可是他不愿意去想,这个说出“生不同寝死同穴”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惧怕什么官大人?纯属无稽之谈。

  而《毛诗序》中的解读就更荒唐了,竟说这首诗是“陈古以讽今”,说什么先古的男女因惧怕刑罚而不敢淫奔,而如今世风日下,淫奔者众多,是为讽刺也!

  这当然是在胡说八道了,即便是孔子现身,他老人家若是听到这样的解读,怕也是会笑掉大牙的。孔子是个实在的人,他并没有满口的仁义道德,他理解人的七情六欲,岂不看他在见男子时的表现,若不是他被周礼束缚,怕也早跟她南子表白私奔了。所为“礼不下庶人”,孔子尚且如此,那些个淳朴的乡民们何以会有这样的想法?可见是道学家们的虚伪了。
 
本主题回复0贴,分页: [1]
 → 快速回复:解读《诗经》: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您是否还没有 注册 或还没有 登陆 本站?!注册登陆后方可发布信息或回复信息。
上一主题:国家公务员考试高分考生经验分享      下一主题:那段学校里的友情
关于本站   网站地图   站内短信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发布信息   举报报错   管理登陆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学习生活网  http://www.lnzhx.com/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Copyright © 2007-2020 lnzh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70105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