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公告
载入中...

我的分类(专题)
载入中...

内容更新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留言板
载入中...

链接

博客信息
载入中...







怀念五年前之杜成声君
五年前之杜成声君,春秋不大,心龄却大得紧,仿佛已历经凡间百态,人世百年普通,无论何事,何人,其皆能悄悄一声“哦”,飘然走过。前路上遭受的险峻,脾气里低迷的孤介,让其孤芳于己身,而他杀于旁人。  哀声、叹声、不吱声,了此平生。杜成声君名字虽带声,其人却少吱声,多的只是哀声、叹声。他愤然于凡间统统所可愤之事,鄙视于人世统统所可憎之人,却历来唾骂不泼,隐忧不洒,大有杨朱之拔一毛而利全国不为也之派头。其人洁行独善,孤身自好,盖不惹吵嘴之胶葛,亦不沾长处之长短,旁眼不雅人,冷眼看世。地点之地,所过之处,不拔毛,不留声,俨然一仓促过客也。  其人最善能忍,性又缓,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美男坐于怀而心不动之能。虽是年少之身,却镶暮者之心,于世多所尽看,对己却暗有等待,乃至其常万念俱灰却不似酒囊饭袋,了无生念却仍飘然于世。诸世万道,凡事皆可过,唯亲情与胡想从不忍抛也。  亲情之殇,何悲曷极。纵使流浪在外,分隔于海角,血脉之挂念亦从不曾隔断。偶有思乡之情,怀远之意,必泪至腮边,流之于笔下。其曾于家乡伤怀之地,深夜难寐之时,募得一文《输不起的爱与被爱》,至此常记心头,自夸为亲情之信徒,而号一语留痕之士。  胡想之途,险而艰也;前路弥难,多有弃者。然杜成声君似有背水而立背城借一之心,亦有打鸡血狂躁之能,常掉臂险阻,不念艰巨,言纵高卑只剩跋涉之身影,艰巨只伴搏斗之汗滴,亦永不言弃,只一身待那云开雾散之期,二心许那漫天荣光之时。  亲情、胡想,人所担当。然似杜成声君此般全不以艰巨险阻为念,二心朝阙者,少之少矣。故而其常自感叹,言其常愿为五年前之本人,做个于亲情、于胡想,即便浅罢,亦而无益之人。  本日之杜成声君,已弃孤介脾气,而重拾人世之烟,孤芳之心已逝,他杀之举亦消。混迹于人海而熟能生巧,浪迹于人世亦摆布逢源,其虽得意于旁人,风发于人世,却常叹于亲情胡想者,此情再难如前之居心一也,故假余之手,叙得此文,权以怀念五载前之旧事也。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 编辑
 


  • 标签:白癜风 
  •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