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公告
载入中...

我的分类(专题)
载入中...

内容更新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留言板
载入中...

链接

博客信息
载入中...







母亲的红薯片
母亲的红苕片
上周回娘家,67岁的母亲把丰收的红薯装满两个大蛇皮袋送给我,有一些是前阵子回家母亲在前犁地我跟着后面地里挖捡的,大的小的光滑的疙瘩的颗粒归仓。离开时,我试着用手来抓蛇皮袋口,用力,提不动。母亲快步走来,一把夺过被我抓紧的袋口,自己半蹲下来弓着腰,反转右手倒抓住袋口,左手伸到右肩处,双手合力抓着蛇皮袋口,用力往背后一轮,只听见“嗯嘿”的一声闷响,重重的一袋红苕稳稳压在母亲的右背部,背上袋子的重量惯性地往下沉,母亲倒吊揪着袋口的双手使劲地往上拉,显然,手的力量是不够的,身体的力量不能平衡,母亲再次调整身体的弯度,腰背再次往下沉,脚步也在摸摸苏苏的调整到一个合适的距离,用整个后背部支撑身体上方的重量,动用腰背的力量,把袋子往肩的方向送。从家门口到公路是个斜上坡,雨后路上还是有些许的泥泞,我提着轻一点装着母亲亲手种的萝卜莴苣青辣椒走在母亲的斜后方,看着母亲被两手挤掐的别向左的脖子,看着母亲被压弯的腰,看着母亲艰难地移动的双脚。 泪,迷糊了我的双眼。
回到家里,挑了一些光滑的大小一致的红薯分送给同事和邻居。那些有挖痕的 凸凹不平品相不好的红薯也还有一些。婆婆说,做苕果子吧,看你挺喜欢吃的。(红薯是学名,老家一般叫红苕。)于是,74岁的婆婆开始忙碌起来。
首先把红薯整理出成品:削掉红薯皮、洗净、分成小块沥干准备蒸。第二步糯米洗净沥干蒸成半熟,晾干后打磨成粉。第三步蒸苕。第四步混合揉匀做成棍条状:第五步晾晒待红薯棒变硬。第六步待切片。第七步晾晒红薯片。第八步油酥红薯片。
这是我们童年时吃的苕果子的整个流程。不过先前我是不知道的,只知道到柜子里的洋铁盒子里去偷吃。
在第一个流程中,婆婆就不让我加入,说苕的姜汁附在手上不好洗,这事你不做,看你的书去。我端来小板凳拿着菜刀,蹲坐在阳台和婆婆一起削苕皮。一个个体积大大的红薯有的浑身沟沟壑壑,有的满身斑斑窝窝的,有的被泥巴侵蚀的挖痕,都得仔细的削。每当我削好一个放在盛着清水的盆子里时,婆婆还不放心的检查一遍,在红薯上沟壑或窝窝里动两刀才放心,有时候检查完后说这个可以。在两婆媳的说笑中,一大盆红薯不一会儿就满了。婆婆看着我满是泥的手说好了好了,看把你弄辛苦了,休息去。婆婆弯腰去端那盆子,我连忙挤上前说,我来。是有点沉,我尽量显得不太吃力地端着一盆红薯往厨房里走。婆婆跟着进来开始反复地清洗,改刀成小块。然后,去超市买糯米,蒸糯米,趁着太阳好晒干后又到市场上去打磨成粉子。当天晚上蒸红薯。待红薯蒸熟后,婆婆用一块大的干净的白纱布包住红薯和糯米粉,使之合二为一,用手不停分揉压,间或洒些芝麻进去提香,做成红薯棒。刚出锅的红薯很烫手,她手旁放着一碗凉水,手揉两下白沙包,放在凉水里冷却一下,揉两下放在水里冷却一下,站在一旁的我想帮忙,手不停地试着伸过去,可不知在哪里下手,婆婆看着我笑着说,这你帮不好的,就这一点点,一会就弄好了。我仍然站在一旁没有离开的意思,当我的眼光落在擀面杆上时,赶紧拿过来递给婆婆,说这个可以代替手,看着婆婆用上擀面杆,我悄悄地回到书房去了。到了切片这个流程,听着婆婆在阳台上叮叮的落刀声,我凑过去,问可以切啦!婆婆说,有的可以,有的还有比较软得继续晾。摸摸红薯棒是有点硬度,于是便萌发要试试的念头,婆婆看我跃跃欲试的样子,说,你切不好的。我试试?待婆婆去晾晒那些切好的薯片,我操起刀拿过来一个红薯棒,开切了。从我吃苕片的经验来看,越薄越好吃,得切得薄薄的,似乎那香脆的苕片就在嘴边,确实挺馋的。可手不停使唤,刀锋紧紧的贴在红薯棒横截面上,小心的切下去,要么切成半椭圆,要么且不成形。红薯棒外面那层摸上去有硬度,但里面的内芯还是软的,刀口到中间找不到着力点所以一下子切到砧板上,切个半片;要么刀口到中间一软,切里面一点,所以形成里外厚薄不均的薯片。想当年吃那个中间厚的薯片时还埋怨,怎么切的,这么厚,咬在嘴里像沙子一样牙齿咯咯响。现在才知道,厚的原因了。是不好切薄。婆婆看我这般不好做,便说,刀要轻轻地慢慢地着力顺着下去,不是像平时切菜一样,一刀直接下去。我坐在桌旁,婆婆站在桌子的另一边小心谨慎地示范,我抬起头从侧面往上看,婆婆的颈部、下颌的皱纹像繁密根系努力往上延伸,似乎还能看到皮肤下根茎与之间的空隙。突然间,我发现,我的婆婆已经年迈,婆婆真的很老了!
母亲为女儿能吃上红薯片,一个在自留地上,历时数月翻土栽种收获又装又背给女儿。一个在厨房又洗又蒸又嗮又切劳碌一周为媳妇。两个母亲进行爱的接力,把自己的爱毫不保留地倾情给她们的女儿。这就是我的两个母亲,一个是养育教导我二十年的妈妈,一个是小心伺候感化我二十年的婆婆。看着她们为我做的一切,感受着最深沉最无私的母爱,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我母亲们,给予我的太多太多,而我,对她们却做的太少太少。母亲们都老了,更需要我们做儿女的来孝顺她们,多陪陪他们,多参与她们的生活,走进她们的内心!不要相信母亲嘴边上的那些不来不要不买不担心,那是她们慰藉子女的托词;不要相信母亲口里这有那有还有啥都有,那是她们减轻子女经济压力的谎言;不要相信母亲说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好身体好一切都好,那是她们在宽儿女们的心,减少对她们的牵挂。所以,有空,带着孩子,去看看我们的母亲,像孩子时那样,跟着她转,从厨房到餐厅,客厅到卧房,从室内到室外,帮母亲择菜看母亲炒菜,帮母亲刷碗筷,给她捶捶背讲讲悄悄话,晚了跟母亲裹在一个被窝,或把母亲冰冷的脚放在自己的胸口焐热,傍晚早上陪母亲到田边到广场去转转,给我们的母亲些许的回报!仅仅如此,我们的母亲都会感到无比的幸福!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