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公告
载入中...

我的分类(专题)
载入中...

内容更新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留言板
载入中...

链接

博客信息
载入中...







将思念化零成画
当树上最后一片叶子飘零成风中的哀嚎,清冷的冬天轰然坠落!
谁说满目萧索好凄凉?只是你不曾发现美的降临!喜欢绘画满眼是景是画面的我,可以看到路边的杨树褪尽繁华,以粼粼赤骨架一树清冷,那些枪刺般的老树枝,兀自伸向高空,想象着它们那是以一种急迫的姿态,宣告一个新时代的来临。下班路上,我还可以透过城市林立的高楼立交桥或者那稠密胡同的尽头的天际,看到那只迟归的鹊或成群的鸽子,展翅盘旋着划破夕阳,染一片凄清的美。凝望着这样的景象,萧索的凄凉便成了让我心动的美景。
借景抒情,我的思念在冬日特别浓重,好多好多类似场景掺着那些抹不去的记忆,映入我的眼帘,刻在我的心底。好在今天的我,可以手持画笔,托着调色板,在画架前调色、涂抹,将那些思念化零成画!
午后,阳光像一只蜷缩着身子酣睡的懒猫,浑身散着温吞吞的暖!此时,我会不自觉的仰起脸颊,微闭眼睛享受着远离几条马路喧嚣轰鸣的安静,感受天寒地冻的那丝清冷和此刻家里暖气的交融、蒸腾。
看着玻璃窗上室内蒸腾的热气遇到窗外逼人的寒冷而凝成的那层细密的水珠,家是这么的静谧,这一刻突然有颗水珠跌落,听得清了水滴细碎流淌的声音,仿若思绪的一丝游离,在将去未去的边缘徘徊,想刻意的留下点痕迹,但时间的洪流却不容滞留,催促着向前,只是,我的思念却狠狠地在这一刻停留!
又到了冬日,又邻近新年春节,我的心总是在跨年之际“忽的”沉下!说起来很蹊跷,真不知老天在冥冥之中是怎样安排好的?!我的父母竟然是同日、同月,不同年的冬日,前后脚的与我诀别!那以后,每一个冬日,不自觉的都会去翻看着当年的那些流泪心碎细腻的记录,等不到祭日就想写出那啼血的文字,回忆让我流泪的日子,揭开内心深处的思念的痛!那些辗转成殇的悲情文字,带着残忍的悲伤,攥夺我心底的柔情。心像是一株含羞草,倏的收紧,仿佛那些滚烫炽热而悲伤的文字,也曾漫过我的手、我的臂膀、我的心,如一条河流般的绵长。
思念、悲伤一时竟不能抽离,不能自持。罢了,罢了!与其用悲悯的文字流着眼泪去记录回味往昔悲伤仆仆的无尽的岁月,不如作画,画着,等待冬日一场漫天飞舞的雪,掩盖住我的思念和悲伤!将思念化零成画。那些反复记录下的思念文字,不过是让我孤独的心,重新走回那个悲伤寒冷苍茫冬季?再多的思念,不过是让自己重新跌倒在悲伤的充满寒冷的那个冬季!
企盼中的雪,何时莅临?画吧,是的,那个冬季的雪很大,在医院处理完所有后事,流泪独自骑车在雪后路上,那凹凸不平的车辙掀翻了自行车和我,把慌乱伤痛泪流满面的我摔出好远,摔得很疼、很惨。要不是雪大车少,随便驶来一辆车就可以把在马路中间爬不起来的我一起带走,带我随父亲一起去天堂找母亲了!……父亲走了,母亲没了,从此天塌了,我心念中的家没了!……我画不出那恐怖让人心碎悲伤的画面。
外甥发过来的一组色彩练习,一眼就看到这幅。学着调色画那静谧而深邃的冬雪山村,希望画着将那份悲伤安静的埋在这里!我的画更多是用来宣泄情绪的。
画好发过去,外甥说色相不准,说我画的偏紫偏黄有些温暖,不合画境。其实也不合我的画意。我心念中的那个冬季,分明是蓝灰偏绿十分寒冷。重画,再调色,将山坳的每一寸灰调子的积雪都安然的铺在我的画布上,盛开成一片蓝灰偏绿冬季的雪海。画作刻意将错落在山坳里的小村庄用土红土黄涂抹在墙面,瞬间一抹亮色彰显村庄生气依然,符合我画作的积极意义,不能太悲伤,生活还有希望!歪歪扭扭的篱笆阻隔着山村外的杂乱的脚步,那是我想要的宁静!于是,整幅画作以静谧村庄的雪景涤荡着我内心对父母深深的思念,我就用这样一场素白,这样一片蓝灰偏绿的色彩以及这样一抹亮色,将我思念的悲伤化零成画,终于在祭日来临之前,在新年春节来临之前,我心安然了!

阅读全文 | 回复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